点击头像查看高清川渝第一总攻代虎虎哥玉照

【叶翔】叶总的天价小娇妻(3)

☆肥肠ooc只为脑洞服务
☆今天的支票君也很有存在感



8

    叶修最近升职总裁,简直春风得意马蹄疾,走起路来都是威风凛凛的。
    特别是凌晨他和孙翔那一睡,到了早上他也精神百倍,亲了亲孙翔疲劳的脸颊,给孙翔留了早饭,先去上班打卡。

    不知道孙翔会睡到几点?
叶修坐在办公室签字签得走神,不自觉把公文包打开,想拿出手机瞧瞧孙翔有没有给自己发消息。
    他把自己不知道怎么散掉的支票夹收拢,想起自己昨晚随便把包拿起来扔床上,可能那时候翻润滑剂太急切,把支票拆散了。

    叶修看着那散落的支票不知怎么眼皮跳了跳,最终还是忍不住给孙翔打了个电话。

    他是在那次喝茶后要到孙翔电话的,顺藤摸瓜加了企鹅微信,给孙翔备注成亲密的“小朋友”,忍不住笑了起来。
    后来他就经常去故意偶遇孙翔,去孙翔打工的酒吧坐着,晚上跟着夜归的孙翔晃悠,请孙翔吃饭,孙翔再回请他,他再请孙翔,孙翔再回请,他又请孙翔,孙翔再——再也没钱请他吃饭了,一个人鼓着脸要和他保持距离。

    这不,今早凌晨又工作到最晚才回家,叶修呆在车里理了很久的策划,不敢进去打扰孙翔,在孙翔终于换好衣服往出租屋走时才开着车远远跟上。
    没开车灯,只借着薄薄的路灯光芒,看着孙翔猫一样在夜里巡游,不知怎么被孙翔发现了自己,盯着自己车前的贴纸,然后无视一样继续望着天吹着冰凉的风。
    叶修忍不住打开车灯,追寻孙翔要隐匿进黑暗的身体,车灯把孙翔影子拉长拉长,孙翔迎着车灯,眯着眼睛看向他。
    孙翔像野猫一样将自己裹着,眼神都虚虚恍恍。叶修下车后忍不住点着烟,靠在车门隐藏自己的紧张,邀请孙翔上车。

    “要不要上车坐一坐?”

    孙翔一步步走过来,沉默地拉开车门上了车,蜷在后座,把叶修惊喜到了,一直从后视镜偷瞟孙翔,看到孙翔带着耳机头一点一点要睡着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不知怎么的孙翔突然睁开眼瞧他,叶修抿紧嘴唇害怕被发现自己痴汉,又轻轻问孙翔要不要去自己下榻的酒店睡睡。
    他发出邀请时已经做好孙翔拒绝的准备,没想到孙翔发了会儿呆,居然同意了,叶修瞬间舒展开心情,驱车把孙翔送到自己目前下榻的套房。

    然后就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

    叶修想到昨晚的体验,都自己捂着脸。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年纪的青年都有极高的自尊心,被叶修不自控地干坏事以后就一直生闷气,叶修清醒之后也悔不当初,看着孙翔昏睡,穿过孙翔的颈后,将孙翔轻轻拢住。
    他没办法把孙翔按在怀里,只好退求其次把自己挂在孙翔身上。

    没睡几分钟就连忙起来做点简单的早饭,穿好衣服捡起公文包就去上班打卡,不能因为自己身居高位就肆意妄为,更何况下面可群狼环视等着他出错呢。
    再次回想孙翔的情态,叶修在电话嘟嘟声里心脏砰砰砰的膨胀开,笑得像情窦初开。


    “喂?”

    孙翔睡意绵绵的声音传来,被子悉悉索索的声音拉远了点,然后传来孙翔的骂声,把叶修都骂懵了。

    “叶修你个老土鳖!你他妈凭什么嫖我!你不觉得廉耻吗,这张支票我要是收了我就是个卖屁股的!”
孙翔的声音还是充满睡意沙哑的,声带撕拉着,给叶修听出了委屈听出了哭声。

    叶修连忙问:“孙翔?什么卖屁股的?我们今早难道不是……”

    “419?!”

孙翔抢着话说,叶修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可他知道孙翔是什么意思了,又急又想笑。

    “不是,今早是因为我喜欢你才和你做啊。”

    “是啊,你会和不喜欢的类型419吗!”
孙翔说到一半还咳了起来。
    叶修知道现在解释孙翔还在气头上,有很高的自尊还爱钻牛角尖,哪儿敢硬碰硬,软声:“我放在床头的水看到了吗,有点凉润润喉。”

    “你!”
孙翔虽然气,但还是气呼呼地端起水一口干了,杯子嘭地放下,很是用力。
    “慢点喝。我还给你留了早餐在外面的茶几上,要不要再睡会儿?”

    孙翔本来还逞强哼一声,后来想想叶修的确不是拔鸟就跑留下嫖资挥挥衣袖不带走一包套套,便软下来,把自己埋回被子。

    叶修刚要说话,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了,秘书探出身体,说道:“叶总,有个方案给您批,您现在有空吗?”
    叶修挥了挥手让秘书进来,秘书把文件放在桌子上站在一旁。难得看叶修工作时间打私人电话,差点刚刚就没想进来。

    “我有点工作……待会儿中午我给你带粥喝,你再睡会儿。”

    “这个地方需要订正,让财务部核算一下账务对不对,想要经费……这个数额我是不是多看了一个零?嗯?让写方案的过来,我看谁给他底气敢在我过目的方案里大手大脚。”

    因为电话还开着,叶修没敢挂,就尽量把训斥的语气讲温和点,以前骂人还带点刺,因为顾忌孙翔在听,那些个上扬的尾音转了个弯变得礼貌起来了,把秘书给憋笑内伤了。

    “酒店是我定下了两个月的,你睡多久都好。”

    “谁还要再上你的床啊……你还没解释你给我嫖资是什么意思!你给了我一张,一张——真是不知羞!”

    “给了你一张什么?”

    叶修眼睛一瞟,视线略过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公文包,略过自己的花瓶略过自己的高级钢笔略过自己的文件夹……


    公文包里散掉的支票夹?!

    叶修突然福至心灵,一瞬间想到了这个,可把他给委屈坏了,又想到孙翔暴跳如雷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笑什么你有脸笑!”

    孙翔又咳了两声,羞恼地想挂掉电话或者把叶修从屏幕那边抓过来打一顿才好。
    “是支票吧,那不是留给你的,是我今天拿包不小心掉了出来,昨天我拿润滑剂那么急色,哪里注意到支票散落了。”
    叶修嘴里带荤:“都怪你昨晚太可爱了,一直缠着我,我根本没注意到那种事。”

    “……”

    “怪我了?怪我咯?!”
孙翔气得捶床,过了会儿气竭便倒在床上,用手臂遮住自己羞赧的神情。

    幸好叶修看不见。

    孙翔此时庆幸这一点,要是让叶修知道他居然因为知道没有甩支票这回事而高兴起来,还不把他给得意坏?

    孙翔心脏咚咚咚响着鼓噪着耳膜,不得不承认叶修的细心叶修的死缠叶修的个性甚至肤浅如相貌,内涵如做爱时的契合度,一丁点一丁点好感往上叠加。


    他对叶修,是有那么些好感了。

    但是也就那么小手指一小节的好感。

    孙翔才想起挂掉电话,脸更红了,不知道叶修把他辗转在床上的声音听去多少,肯定在背后笑他幼稚。
    孙翔把自己埋在被窝里,闻着气味,小狗一样得出结论:是了,叶修身上就是有这股味道。
    想到这是叶修的暂居地,孙翔就有了探宝的好奇心。
    先张开腿揉揉自己的大腿筋,并没有太过难受,可能是因为他体力还不错,年轻人恢复力也好。

    想到这里,孙翔就觉得这样的想法是会姑息叶修的胡作非为,便把这种想法甩了出去,转而摸了摸自己被操得有些开开的臀缝,拿被角拭了拭,软手软脚地冲了个全身舒畅的热水澡。

    叶修的沐浴露香氛很好闻,是叶修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很温暖。浴室是磨砂的玻璃,遇水透明,在里面洗澡简直是感受到这个酒店的某种“诚意”。

    孙翔拉开衣柜,不出所料看到很多衣服,还有不少日常服侍,一卷卷的腰带层层叠叠打理得还算整齐。
    就像叶修说的,他不可能把孙翔丢在酒店跑路,这里就是他的根据地,就像孙翔的出租屋一样,虽然是暂居,却一样充满生活气息,一样会有家的错觉。


    孙翔拿起一件运动服,因为比叶修肩宽胸大,穿起来有些紧绷,下身不想穿别人穿过的裤子,只好捡起自己的脏牛仔裤套上。
    牛仔裤里还在悠哉的遛鸟,习惯性把小鸟放在左边,不适应空档,不时要调整下位置,硬布料把娇嫩的小鸟磨得不舒服。

    孙翔只好脱下裤子,反正现在没人。
    他去茶几上拿起叶修给他夹的三明治,又嫌弃又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把晾好的凉白开灌了两杯才咽下去。
    孙翔叉开腿没形象地坐着,疲惫地曲着背,没一会儿就抱着一个靠垫仰头扯起了呼噜。




    9
    叶修刚打开酒店门,就看到沙发背搁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孙翔挺直的鼻子冒出尖尖,正仰着头在沙发上扯着呼噜。
    叶修一下子就放轻动作,脱掉鞋蹑手蹑脚地走到沙发边,想看看孙翔的睡脸。

    ……

    这,这个小子!
    叶修瞧着孙翔穿着自己的运动服,双腿白生生的岔开,靠垫按在小腹上遮住恰恰下身,但腿间的那点阴影却格外诱人深入。
    他双臂搭在靠垫上才使这块遮羞布没有掉下来。
    叶摸了摸燥热的鼻子,去房间里拿了床毯子想给孙翔盖上,把这个色得要死的画面遮住。

    可是他又迟疑了会儿,拿起手机无声拍了两张,看着照片里孙翔无防备的情色姿态,窗帘泄出一线暖光把孙翔衬出暧昧的肉感。忍不住俯身亲吻孙翔干燥的嘴唇,只是含着那唇肉舔湿,再探进孙翔暖潮的牙关,悄悄退了出来。


    毛毯轻轻披在孙翔身上,在肩膀处掖了掖,熬煮粘稠的粥搁在茶几上,热气腾腾的,撒些小葱看起来让人胃口大开。
    知道孙翔爱吃辣,叶修不敢给他吃辣食,只带了一小包萝卜干给孙翔下饭解馋。
    叶修抖出好几盒药,消炎的治感冒的,不过看孙翔头发湿漉漉一副在房间里逛遍了的样子,叶修又不免想自己太过担心,轻轻松了一口气。

    拿起条干毛巾给孙翔裹了裹擦,将房间内的被子被单枕头被弄脏的床用品收捡进洗衣篮子,联系工作人员换一套新的来,又洗了盘子,水流涓涓的声音难免会吵醒人。
    孙翔就是在叶修洗杯子途中醒来的,被水声闹醒,眼睛未睁开,先头痛地蹭了蹭沙发背,然后全身酸痛地伸个懒腰,听到骨头咔嚓咔嚓的声音反而有了精神。

    身上的毛毯顺势落在地上。

    他睁开黏糊糊的眼睛,外面炙热的阳光被玻璃窗帘这么一挡,只剩下满泄的红光让人炫目。
    孙翔啊啊叹着气,腿间凉飕飕的,特别在看到叶修正在厨房洗杯子,抬头冲他笑笑的场景,更是没法合嘴。
    腿上的靠垫滑落下来,露出孙翔带着暧昧痕迹的腿,还有软软红红的小鸟,把孙翔羞得忙拿起靠垫遮住下身,臂弯捂着脸,冲叶修发脾气。

    “看什么呀看!”

    说完再捡起脚下的毛毯把自己包住,头就一直没抬起来过了。
    叶修想笑但还是忍住了,平和地说:“吃粥吧,已经中午了,还要睡吗?”

    孙翔过了会儿像是做了番心里挣扎才作为,伸出手掀开盖子,已经温度正好的绵稠肉粥散发着勾人的香气。
    孙翔拿起勺子舀了一口,心里叹了一句好吃好软肉味十足,面上只是默默无声地喝粥,不过只是吃得比较急。
    碗边还有萝卜干下饭,孙翔简直吃得浑身舒畅,吃得脸红润,眼下的青黑都淡了不少。
    最后舔了舔勺子,孙翔还意犹未尽,放下碗歇会儿,摸了摸自己撑起的腹肌,舔舐着嘴角的余味,用眼神偷偷瞟在擦厨房大理石台的叶修。

    “谢谢了,叶修。”

    孙翔用平常的声音冲叶修来了这么一句,过了会儿心里又埋怨自己,明明是叶修干的坏事,不过示示好自己怎么就就就被收买了!

    “我没有什么意思,粥很好喝而已。”

    孙翔声音低沉地补充到,心里却慌慌的没得到叶修的回复。
    “喜欢就好,”叶修挽起白袖子,露出孙翔抠挠的痕迹,将帕子晾晒开,对孙翔说道:“觉得难受吗,我给你上药。”
    孙翔没法不为那些自己制造的痕迹面红耳赤,他蜷了蜷脚趾头,蹭着地毯的毛毛,根本不敢直视叶修。

    “有点,我自己上药。”
孙翔没干过这种活,自然和药膏瞪视了数秒才颤巍巍旋开盖子撕开膜,不知所措地瞪视了叶修数秒。

    眼神里既写着“快走快走快走”,又写着“快帮我快帮我快帮我”,矛盾又可怜惹人爱。






    叶修笑得如沐春风:“我来。”

tbc

♢这个短篇我快点完结
♢求评论求资瓷!

评论(33)
热度(255)

© 草莓乳飲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