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头像查看高清川渝第一总攻代虎虎哥玉照

【昊翔】是哥们就干了(3)

双向暗恋,ooc私设如山!


    孙翔以前因为外形条件还是经常被前任老板带去充面儿的,显现出自己公司的正面积极形象。
    他酒量天生一般,怎么练都没见什么提升,于是只是兢兢业业坐在一旁吃菜递文件应声附和,劝酒这事儿他不敢去抢功。
    前老板拍着他肩夸一句稳重,其实不知道孙翔磨皮擦痒快把椅子坐穿,继续自说自话地给孙翔套圈子,给孙翔灌心灵鸡汤。
    指点完江山,前老板又拍了拍孙翔的背,一脸欣慰,醉得有点语无伦次:小孙啊,你知道我每次签合同为什么都要在饭桌上,都和他们喝几杯再说事吗。
    孙翔心想,他知道,都知道,酒饭桌上好办事。心里偷偷给一嘴酒臭的前老板一个囫囵巴掌。
    前老板又嘟囔着男人一上酒桌就好掌握,谈点以前的破事,各个透露点私事,无论真假,立马拍着胸脯称兄道弟,合同自然就好说话多了。
    孙翔又想,不就是坑人先坑友吗,他懂。
    
    
    他走得毫不留情,和有这么一个总想和他探讨共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前老板也有关系。
    
    
    
    

    话说回来,到底想办法把唐昊办下来,他来B市这边的公司两个月了,一个月时间都忙得要死,就算唐昊是他组长,也忙得脚不沾地,两人碰面叙旧的机会不多。
    后一个月两人哥们情谊更深了,你来我往互动完全就是兄弟的亲昵。
    孙翔为和唐昊的深切友情开怀,等意识到事情走向不对,他又不断唾弃自己:怎么唐昊一笑,脑子就一片白了,怎么唐昊一皱眉,什么事都依他了,怎么追人是这么个追法吗?孙翔你说你二不二!
    孙翔:“……”
    
    
    
    呸……从没见过这么帅的二翔,二里面最帅的。

    暗自挽回点追人的心态,可进展就像要和他原地踏步到天荒地老,纹丝不动,仍旧是一副哥们对待状态,一切一切都随波逐流到让孙翔心焦。
    不行,得做点什么。
    
    
    

    和以前的老板一起共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景象浮现在孙翔眼前,他想了想,虽然以前的老板说话从来都不捡重点讲,但有一点是对的。
    面对客户(男人)要怂,没进展的时候就喝酒吃饭!
    孙翔以为自己领悟到了,立马着手和唐昊联系。他记得上次搬去租屋的时候唐昊还和他提过一次一起喝酒聊天。
    喝酒多好的玩意。
    
    
    

    连着约了四个晚上,同一地点,酒,菜,和傻傻说着以前破事的孙翔,坐在那儿等着心力憔悴的唐昊来赴约。
    
    
    
    唐昊喝酒不敢多沾,孙翔也想不到理由多劝酒,两人就僵持着,孙翔想一次不成再来一次吧,连着几天都打这一招,把唐昊连累得够呛。
    唐昊喝得都快麻木了,最终忍不住委婉地提了一下:这几天都在外吃饭,聊的话题也都一样,孙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说好的委婉呢?
    唐昊以为孙翔要他拜托点事。
    孙翔被唐昊一记直球打得脸疼,还以为唐昊敏感地发现了自己心思,吓得两个星期不敢约唐昊出来喝酒吃菜。
    
    
    最后又恢复约唐昊出来喝酒吃饭,但非常标准的两个星期约一次,似乎以为自己掌握到了不被误解的安全尺度。
    
    

    简直坐实了一个怂字。
    
    

    可其实他不知道,前老板话里的此怂非彼怂。
    
    

    怂不是本意的怂,而在于中华博大精深的一点,分为“从”“心”两字,其意为:跟从自己的内心。
    
    
    

    孙翔同志要跟从自己的内心啊!前老板真诚地给予寄语。
    怎么说也在和谐社会大法的熏陶渲染下干了三年,孙翔还是明白过来前老板的话的真正意义,扼腕叹息一阵,摸了摸最近被和唐昊喝酒喝出的柔软肚子。
    赔了夫人折了腹肌啊!
    
    
    
    
    说起来孙翔内心没什么追求,也就是想和唐昊从哥们变成情侣。
    主要是他以为自己在掰弯直男,内心还不时有点罪恶感,看着唐昊一脸浩然正气,一边被帅到不能自拔一边又难以有进展。
    他不知道,其实唐昊早弯成一盘蚊香。
    
    
    
    
    弯得比他还要早。
    
    
    

    
    他还在单纯被性向弄得烦恼的时候,唐昊那时候就想和他在澡堂捡肥皂。
    
    
    
    
    
    
    又说起来孙翔痴汉唐昊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把唐昊想成绝世的好,哪儿哪儿都是好的,皮肤白腹肌八块身高185,下身有一手无法掌握的尺寸,帅得有点梦幻。
    后来看见真人……
    还真是有差距。可孙翔却还是不计前嫌地把脑子里撸了好久的“美男幻想”抹去,换上了平时正襟危坐的唐昊,认真工作时候的一颦一蹙,甚至是一起上厕所时偷瞄的尺寸……
    还软着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有让人无法一手掌握的潜力。
    孙翔这种被更真实的唐昊迷住的现象完全诠释了他暗恋到弯掉自己的色气执着。
    而唐昊明明也弯得毅然决然,却看起来直得理所应当。
    他总不能见人就高喊:我是基佬我是基佬我是基佬吧。
    还要脸的唐昊不知道基佬们引以为傲的gay达根本接受不到他的新号,闻也闻不到他身上的gay味,也感受不到他身上的gay气,包括他心心念念的孙翔。
    他笃定孙翔是个小基佬。
    这种看穿别人的感觉很酸爽,很快又让唐昊很痛苦……因为孙翔根本就让他无处下嘴。
    他真的不对兄弟下手,特别是孙翔明明是个基佬,却好像每次都要和他做纯洁的兄弟关系一样,矛盾得他肚子打结。
    
    
    
    

    两个人之间的窗户纸厚得像是硬纸板,隔着厚厚一层情商关。
    
    

    
    讲了这么多,孙翔这边还是一片颓废。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只弃犬,被寄养在别处,主人在另一处,他望穿秋水,百般讨好,无奈两者语言不通。
    他想,既然不能去唐昊那儿,那就让唐昊过来吧。
    屋里啥都有,就缺一个唐昊了,齐活了他,这就是最让人向往的生活啊!
    啊……好想和唐昊一起住……
   

 
    孙翔抱着这个心思,看了看计划表,正好今天是两个星期约唐昊出来喝酒吃饭的时候,要不就稍微旁敲侧击一下吧。
    他抱起自己的外套,搭在一手上,蹭到唐昊的座位旁,悄悄说了声:“唐昊……”
    唐昊不知道想什么呢,正有点走神,鼻子里哼出一个疑问的单音节,眼神往孙翔脸上瞟。
    孙翔看唐昊这样真是俏皮得过分,好像这个动作显得两人多么亲昵一样,又觉得唐昊那一眼里一定有嗔怪,心里蜜一样喜滋滋的自娱自乐着。
    “今天咱们一起去聚一下喝酒吧。”
    唐昊脸上飞快闪过无奈,暗叹气,被孙翔执着着胡闹弄得身心疲惫,只能任由摆布地点点头。
    两个星期请一次,真是比大姨妈都准。
    
    
    
    不过这次的意料还真是出乎所有人。
    
   

 
    
    孙翔总想着怎么转着弯儿给唐昊提提两人一起住的事。你说唐昊有房子有室友,住得好好的,怎么会和自己挤一个单身男人公寓?
    孙翔这么想,被唐昊一身正气欺瞒得不轻。
    因为他觉得这事突兀又荒谬,给唐昊怎么说都别扭,一阵推杯换盏之间,不注意竟然比平时醉得更多一点。
    他喝得有点多,又心里装着事,烦得恨不得以头抢地,怎么也没注意到唐昊戏侃的神色,并且并没有喝多少黄酒下肚。
    唐昊把杯子一放,拍了拍孙翔的头。
    “孙二翔?”
    他试探地叫孙翔的歪名,要是平时孙翔清醒,绝对奋起反驳,可是这次孙翔醉得不清,嘴里叽里呱啦还在说着什么,头却埋在臂弯里了。
    “翔翔?”唐昊揉了揉孙翔头顶的头发,毛毛躁躁的,孙翔又把头往臂弯里塞,唐昊被这个本能乖巧的举动,弄得心里一阵难以言喻的愉悦。
    感觉就像家养只金毛犬。
    “我带你回去,过来。”
唐昊张开手臂,声音腻得像是恶趣味的唤着自己的宠物,嘴上说着叫孙翔过来,其实还是自己把这个死沉死沉的人半搭半拖拽到了身上。

孙翔个子高大,看着瘦,体重也不轻。唐昊心想幸好孙翔家更近,而且又是电梯公寓,不然还真是有点难办。
出租车上孙翔有点醒神,唐昊抓住他手臂,于是晃了晃,喊了一声:“孙翔?”
孙翔:“在……”像是小学生一样,有问必应。
“醒醒,自己走上去还是我帮忙?”
出租车上很安静,能细微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因为都或多或少有点酒意上头而浑沉。
“抱我上去……”
孙翔这么说着,声音是撒娇的低沉,有点憨憨的鼻音,本来就靠着唐昊坐,干脆就趴在了唐昊身上。
手这里一摸那里一碰,摸到唐昊的腰,傻呼呼的抱住了。
唐昊身体一僵,背挺直,把孙翔推开。结果人果然死沉又没个正形,你推他就抱得更紧,你扒他手臂他就撒娇。
撒娇就是把头埋在唐昊的衣服上蹭,蹭蹭头发蹭蹭脸,鼻尖蹭在唐昊衣服上感触很清晰。
唐昊笑骂:“你他妈别把鼻涕口水往我身上糊。”手转战到孙翔脸上,把孙翔的头扒拉出来,呼吸新鲜空气。
“那你……抱我上去……”
孙翔说这话的时候唐昊都怕他咬到舌头,是醉成什么样了?
唐昊不答应,他就呸,很小声的,呸。


呸。
声音又软又无力,呸得毫无嫌弃威胁的意味。
这个举动可能在唐昊看来太过于动心,他觉得心脏砰砰的跳得很大声,脑海里想,妈的有点可爱。
一个大男人,呸得又可爱。
唐昊口干舌燥起来。


等到了孙翔公寓下,孙翔抬头看了看这栋楼,似乎认识,又垂下头叽里呱啦胡言乱语。
“唐昊,你抱我……上去……”
“好好好,你是我大爷,你是我祖宗。”唐昊妥协地应付,孙翔就满意地哼哼,把头埋在唐昊肩上,似乎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大爷别咬我衣服成不成。”

“你大爷的摸哪儿呢我靠抬脚,摔死你得了!”

“嘿嘿嘿……”孙翔被唐昊半拖着进楼,一阵傻笑,等进了电梯,又安静了。
唐昊这时候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沉重,速率很快,在空旷的电梯里,鼓噪在耳膜里。
而心脏跳动的声音,砰砰砰……想要盖过听觉带来的心悸。

孙翔的钥匙不知道扔在哪儿,唐昊找房东要了备用的钥匙,千辛万苦弄开门,把钥匙还给人,把孙翔拖进房里。
孙翔靠在沙发上,头懒懒的靠在一旁,眼皮挣扎着一掀一闭,最后眼珠一转,黑溜溜的眼仁对上了唐昊。
“唐昊……”
“还认人啊,没醉过头。”
唐昊开了灯,把孙翔的外套和公文包挂在门口的架子上,脱了鞋,又拿拖鞋去给孙翔脱鞋袜。
孙翔刚脱了鞋就踹唐昊,唐昊稳住身体,心累到窒息,最后胡乱抓住孙翔的脚脱完了鞋袜,拖鞋一塞,完事。
孙翔被粗鲁对待反而也没什么反应,反射弧怪异,酒精上头终究是感官失调。
“唐昊……”
“你大爷的,”唐昊呼出一口浊气:“叫得再好听也没用。”
“唐昊……唐……”
“闭嘴!”
孙翔被吓了一声,立马扁嘴,委屈得拿眼珠子盯唐昊,黑黝黝的,盯得唐昊心慌意乱。
半晌,孙翔又讨好地叫。
“唐昊……”还拿手去圈唐昊的腰。
唐昊:“……”
这小基佬一醉还果真是会钓人的,又黏又腻歪。
再这么叫下去,我都以为暗恋我多年。
唐昊拍了拍孙翔的头。以前他也知道孙翔喝醉了难缠,现在再次认识到,又变成一种新体验。
慢慢察觉自己往坑里跳还自己埋土的傻逼做法。
就往孙翔那个坑,义无反顾地栽下去了的感觉。
真特么带劲。


唐昊收拾完孙翔,把人抬在沙发上躺好,看着孙翔安安静静垂着头,扭过身体背过自己,可能已经睡着,觉得自己该走出去吹吹风冷静一下。
他穿上鞋,关了灯,拉开门要走,又不放心往孙翔方向看了一眼。
人突然就坐起来。


“孙翔,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唐昊这么说着,又瞧了瞧孙翔无动于衷地蠢样,走过去把他按在沙发上。
结果刚一过去……
孙翔抬头往他脸上一亲,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唐昊不知道该震惊于孙翔亲他,还是该先处理孙翔嚎啕大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还哭出了节奏,这把唐昊弄得手足无措,还没上前,就在黑乎乎一片的孙翔家里,被孙翔拿东西正砸到头。


砸他的东西很小,有点棱角,但孙翔砸他的劲儿不大,就是起手砸他的架势有点来势汹汹。
唐昊一摸头,屁事没有。
再一看手里砸他的东西。
一把钥匙。

单独一个,一条绳系着,孤孤单单,有点眼熟。


“滚!呜呜呜呜啊!”
孙翔推了唐昊两把,站起身,把唐昊往门口敞开的门外拽。
一边哭一边用着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拽住唐昊,唐昊被拖行了几米,觉得这场景实在是无理取闹!!!!!!!!
我靠!!!!
孙翔你要干嘛!!!
被嘭的一声关在门外,唐昊还没反应过来,听着孙翔门里还有孙翔鬼哭狼嚎的声音,下意识担忧地敲了敲门。
“孙翔!”
门竟然开了……
孙翔露出半张脸,一探一探的,眼睛还是哭着时候的红,看见唐昊,他声音低低地说:“唐昊,晚安……”
像是撒娇。
像是真给他说晚安。
抬起的眼眸真诚得唐昊快要落泪……






才怪!!!!!

唐昊抓狂,手一伸要拉住孙翔的门,孙翔嘭的又把门关上了,咔哒一声上了锁,在门里又“呜呜呜呜呜呜”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呜呜呜呜”得很有节奏。


你大爷我不管了!





我靠!




孙二翔!劳资再管你就是脑子有问题!!!!
唐昊已经心累到无以复加,甩袖子走人,走时把孙翔砸他的“作案工具”拽手里,准备明天拿去对峙。






很好,孙翔,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评论(32)
热度(208)

© 草莓乳飲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