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头像查看高清川渝第一总攻代虎虎哥玉照

【黄翔】 迷路

玩了一下梗
第一次恐怕很多bug求体谅,各种私设各种操作

黄少天最喜欢工作之余点一下三条街外那家黄焖鸡米饭,微辣,多加香菜,频率基本上是一个星期一次。
过年后来到公司上班,大鱼大肉腻味了,外卖也点的少了,抹茶芝士奶盖都不舔盖了,喝起了宝矿力,泡上了清热解火菊花茶。
这天中午,公司休息室里又弥漫起一股让人牙根发痒狂咽口水的味道——罪恶的过桥米线加一份酸菜。

作为部门主管,作为一个较真的男人,黄少天面对手里这份为了健身而准备的迷之蔬菜沙拉配无调味鸡胸脯肉,此时心里划过无数个我的妈饶了我吧。

他狠狠盖上这碗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不会开心吃完的午饭,咽了一下口水,掏出自己的手机:
美团外卖,启动。
点击那家熟悉的黄焖鸡米饭,备注上微辣,加一份香菜,黄少天端起旁边的菊花茶抿了一口,以掩盖自己疯狂咽口水的窘态。
一时,领导带头,其他人纷纷美团启动,脸上洋溢着幸福而充满胜负欲的微笑,都坚信自己这一份外卖能最先到来,那美味气息能绝对压过这区区一碗过钱米线。
吸溜过桥米线那哥们后背都发汗了,喝了几口咸香鲜汤,吐出一颗葱段,悄咪咪地离开这个暗潮汹涌的休息室。


第一位被喊到的是楼下的牛肉拉面,穿着黄黑色外衣的美团外卖小哥刚一走进走廊就感受到了一股非比寻常的查克拉,那家伙,五六人如狼似虎地盯着他手里那保温箱。
小哥浑身一颤,小脸一白,把牛肉拉面拿出来,声音带着抖喊了一声:“卢先生的拉面。”
结果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这间休息室的。
卢瀚文发出胜利的笑声,精还是他精,多年住宿舍点外卖的经验,让这位年轻实习生得以脱颖而出。
他把碗放在桌子上,一股大家都熟悉梦回穷苦时期的牛肉面香味盖过了那过桥米线的余味。
黄少天目光炯炯地看着手机里快递员的小标点,往公司绕线奔来,非常让人捉鸡。
三秒一刷新,黄少天扯开身边窗户的窗帘,趴在窗台上看着几位黄黑外衣骑士帅气地把车一停,端着手里的保温箱就上来了。

第二名紧接着是饿了么杀出一群黄衣美团的重围,提着不知道是谁的花甲米线,带着浓烈的香气席卷休息区。
大家都将目光凝聚在那盒漂浮着鱼丸的花甲米线,互相交换疑惑的眼神。

这饿了么谁的?

谁这么猴精点了蓝衣,太贼了。


饿了么小哥面对此等级的灵压非常轻松,拿出收银条,辨认了一下,朴实黝黑的脸露出一抹意义不明的笑意,大声念出来:
“喻先生的鱼丸米线。”
所有组员包括黄少天都浑身一颤,回想起上次外卖爬梯过后休息室被喻文州用工业刺鼻柠檬味空气清新剂支配的恐惧。
喻文州端着一杯立顿红茶,慢吞吞地起身,笑呵呵地领走了自己的鱼丸花甲米线,只一开盖,那浓郁的气味就盖过了红烧牛肉拉面的味道,一瞬间办公室的人都整齐划一地咽了口水。


紧接着的第三名第四名难分难解,两位黄衣骑士几乎是同时到达,掏外卖地动作和速度也是老手,几乎同一时喊出订单单主的名字。
“李先生的洋葱炒肉炒饭。”
“郑先森的冒菜,不加葱。”
一时喊出饭堂唱菜名的澎湃。
郑轩领走自己的冒菜,那霸道的麻辣味可不是吹的,几乎挤在休息室的各位衣领子上都是那股子冒菜味,实在厉害。
李远的洋葱炒肉炒饭也是别有风味,这家的配料非常大方,大块的肉混合洋葱带着些甘甜的味道,咸香入味,米饭粒粒吸满肉汁的模样,让人食指大动。


黄少天急得牙痒痒,宋晓吃着自己的盒饭,好不快活,徐景熙也点了外卖,正饿到喝咖啡充饥,彼时徐黄两人空中对接上电波,互相心生同病相怜的情谊,借由肉麻的眼波互相传达宽慰。
这时一位黄黑衣骑士于楼下停好自己带小黄人大萌眼车灯的电瓶车,在一众普通黄色电瓶车里格外眩目。

黄少天心想,来了。
徐景熙心想,来了。
他们之间爱的火花突然擦出些不协和。
黄少天紧盯这位女骑士手里的保温箱,徐景熙则是先一步走上前。
这两股迫人的斗者之气在空中缠斗,焦点于淡定威武的美团外卖大姐身上。
这位大姐展开收银的发票,咳嗽几下清喉咙,看一眼目光如炬的黄少天又看着发射自信光波的徐景熙,朗声说道。

“黄焖鸡米饭。”

黄少天动了,徐景熙也动了。
那一刻,黄少天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代表着黄焖鸡米饭的魂,带着万千黄焖鸡米饭爱好者的激情!





“……我看看,嗯,徐先生的。”大姐话音一落。


黄少天颓然地坐回了自己的老板椅,闻着那熟悉的黄焖鸡米饭香味,听着徐景熙发出银铃般的得意笑声,含泪打开了自己的沙拉。
他夹起一块清爽水果小黄瓜,放进嘴里,仿佛品到了洋葱炒肉的滋味,他生起了一丝无奈和愤怒,拿起手机,正准备给自己的外卖小哥打一个电话催促,突然发现外卖小哥给他发了两条消息。


12:25
骑手1202:我迷路了
骑手1202:不知道从哪里进去现在又出不来,一直走不出四楼

这……
12:34
骑手1202:救我

突然,又一条新消息刷了出来。
黄少天琢磨这两字一秒钟,又想笑又无奈,回了一段省略号。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哥们,你实在有点背,不是本地人吧,打工不是正式工吧你这编号没见过,我点了这么多次外卖第一次碰上你也是缘分,估计不是新手就是路痴哈哈哈,这栋楼是有点复杂,你别着急,别害怕哈

黄少天这才想起自己公司的位置在这个写字楼里算是有些偏僻的,而且写字楼两栋自己这一栋是翻新过的,于相连接的旧写字楼一个进出口但是路标没有更新,也没几个楼层有人。
因为写字楼的上班族们几乎每天报道,本地外卖小哥也是驾轻就熟找到各家公司招牌,所以大家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好久没有遇到中招的老实人了,黄少天心里猜,这位外卖派送小哥恐怕是个临时工。



孙翔真是着急忙慌在这破楼里转地头顶冒烟浑身冒汗,眼看自己第一天上班就要来一单超时,咬了咬牙给客户发信息,最后实在是闯不过这个鬼打墙,汪的一声给客户求救。
结果,结果,结果呢!
对面给出那么一长串,没有半个字是让他开心的,他着急,他紧张,他害怕!!!
孙翔提了提保温箱,单手打字,正要问这满嘴跑火车的夜雨声烦怎么破,对面又是一大段话发来,把他脸都照的又白又黄。

夜雨声烦:是这样的我们这楼呢四楼比较奇特,本地人第一次进去都容易迷,你别怕,摸着墙,顺着一圈,原路返回楼梯,你在哪儿呢,看得着楼下中心小花园那大花瓶吗


孙翔删掉对话框里的“怎么出去你快说”,改为简洁明了的:

骑手1202:嗯

夜雨声烦:看得到说明你还在地球,那花瓶就是买来镇宅的,不虚,不是鬼打墙我们要相信科学,虽然我们写字楼四楼一直被称呼为鬼楼死楼,但是除了四楼公司三个月必倒闭,放玻璃鱼缸必碎这两个事实以外的谣言都是假的,没有任何问题,大白天的,就算有鬼也不出来的呀

孙翔突然打了个寒噤,觉得自己手掌接触的瓷砖传来沁人的凉意,身体里的热气从背脊冒上头顶。


骑手1202:刚刚绕了很多圈,没找到楼梯
夜雨声烦:嗯嗯你很没耐心啊,我也很没耐心,还有五分钟这一单时间就要过了
夜雨声烦:这位小哥,姑且这么叫你。这楼你走过一次第二次就找得着了,四楼和我们五楼的不是一个楼梯,你记住楼梯口方向望过去正对的中心花园假山上的字,是不是一下子就有方向感了,你摸索摸索,ok不?


孙翔最烦别人问他ok不ok,懂没懂,理解不理解。他的高中班主任就是这种类型的人,明明平时说话好好的,一句话最后加个“懂不”,那就是阴阳怪气的嘲讽,搞得孙翔特别不喜欢懂不,ok不,理解不这类结束语,起了反抗情绪。


骑手1202:。


孙翔好不容易找见楼梯,那黑黝黝的楼梯减重承载了他全部的希望,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一下子把他的心情打落谷底。
在自己焦头烂额的时候,单子已经快要超时了。
他想着一次也是豁出去,两次也是豁出去,索性给对面发送了一条消息。

骑手1202:你能先点收到吗
骑手1202:谢谢

他僵硬地补了个谢谢,但是耳朵已经涨红,怕对面说话四六不着调的又抖些什么话。
他回过神不冲动了仔细想了想这个客户的轻浮态度,一秒钟就后悔了。

他觉得对面那货肯定不会这么好心肠。


黄少天叉着没味的鸡胸脯肉,仿佛在干嚼作业纸,看着这条新来的消息,脑补这位路痴外卖小哥蠢萌耿直的模样,噗的笑出声。
是怎么样的蠢才能一句软语都不会还想客户帮忙单子不超时,蠢得有点萌,直得有点傻了。
黄少天决定要让他知道知道社会的险恶,手速飞快地神唠起来。
夜雨声烦:可以吧,哥们儿,谅你是新手,这个社会很凶险可怕的,遇到我这样的真的不多,人性本善,我之前啊也是善良得很给一个快递员点了收货,结果我的快递就再也没找回来,真的很欺负老实人。不过看你这么耿直聊了两句也不像坏人,我就信你一次,你别跑了啊。
骑手1202:真的谢了
夜雨声烦:没事谁叫我老实人呢,小哥你也不容易,这大热天的,要不要上来喝杯我们的咖啡啊,那咖啡机,我可是专门淘的,磨出来那醇香那顺滑口感,啧啧
骑手1202:……
骑手1202:不用了
夜雨声烦:客气啥,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就是开放人性化为员工创造舒适如家的办公环境,你甚至可以在办公室里做凉糕,在办公桌下面放足疗按摩器,咖啡都是小福利,我们团队队长特别喜欢养生啦,在办公室养了一阳台的多肉

夜雨声烦:哎呀,聊着聊着超时了

黄少天发完这句话,把自己惹笑了,一口西兰花还在嘴边,笑喷出去掉在地上,伴随他惊天动地地捶桌子动静,实在是放肆。
徐景熙吃了一个黄焖鸡米饭里自己最喜欢的辣椒,对旁边收拾牛肉拉面残羹冷炙的卢瀚文悄咪咪咬耳朵:“我还是第一次看人吃沙拉高兴成这样,那玩意就跟嚼树皮一样,黄少居然能吃成那样,是不是……”

这个是不是的后续消失在徐卢两人的相视里。

黄少天把外卖小哥调戏得不回话了,这位骑手1202半天没一句回复,他再戳开地图,骑手的小标点仍然在大楼里绕圈。

难得的,自称老实人实则欺负真正老实人的黄少天心里升起一些些罪恶感。
他哎呦哎哎呀一下,扯开领带,站起身来,站在休息室门口,往走廊探探头,准备迎接可怜巴巴的外卖小哥。
走廊拐角传来几声模模糊糊的对话,听了大概是问蓝雨文化有限公司是不是在前面,黄少天耳朵都竖起来了,听到自己公司的名字敏锐地挑了下眉毛。
果不其然,一位黄黑外衣挎着保温箱的人往这边走过来,想必是一路问过来,抬头看公司的招牌确定了好几次才跨步大,走近几米,发现这位骑士简直高大。

他估计是太热了,边走边解自己的头盔,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没解开,露出一头发根长出黑发的棕黄短发,随便地转动脖子甩甩发酸的颈部,耙一下额发,露出白皙的额头和带着时髦耳钉的耳朵。
黄少天简直要把眼睛瞪出眶了,看着这位走出时装秀效果的湿发制服诱惑系帅哥,猛咽了一下口水,内心戏超级多的高呼马力路亚。

虽然无处吐槽外卖小哥的那套也叫制服诱惑系,但是长得帅应该就是可以为所欲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湿发,却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简直随便一抓头发就是如今紧跟潮流的夏日清爽类湿润造型。
黄少天小心脏蹦得可欢,身体躁动,不知道是因为看到完全是自己的菜的帅哥还是因为看到自己的真正饭菜。
他挺直腰板,露出几分无害的笑容,百分之八十纯度的无辜面相给予他信心,他先一步引起外卖小哥的注意。

“我的黄焖鸡?”

孙翔真是好一股郁气无处释放,看到蓝雨公司的标识算是舒了一口气,疲惫又沮丧。
这时当面过来一个青年,笑着问他是不是黄焖鸡。
孙翔这才慌张找出发票,照例问:“是黄先生?这是你的微辣黄焖鸡米饭,加香菜……刚刚真的是迷路了没有办法,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低沉,尾音轻得像欲言又止,外卖小帅哥尴尬地揉揉鼻子,没露出笑也没露出惭愧,就是不好意思,耳朵通红,额角人中也冒出汗滴来。

看起来可口极了!
黄少天摸出自己的心相印,递给孙翔,指了指孙翔的脸,并没有说明,但是孙翔很快get到了意思,感激的抿起嘴唇,那可爱的卧蚕衬得他一双凶巴巴的眼睛特别圆,好像豹子的那种眸子。


黄少天真是一下子被击中,抱着黄焖鸡米饭,露出一副被美貌喂饱的满足神情,嘴上疯狂跑起火车。
“没事,没啥,一回生二回熟,这楼你下次总不会迷路了吧,我们这小公司虽然地方偏了点,但还是好找的。哎你不是本地人吧。”
孙翔谨慎地嗯了一下,眼神瞟到黄少天乱糟糟的领口。
“难怪了,这楼啊你上这边楼梯才能上,那边楼梯四楼到顶,空荡荡一个人没有,迟早要封。你学生吧,这附近的?还是来打工的?快暑假了做暑假工还是啥,哎呀干外卖挺辛苦的。”
“大学城的,我和朋友一起临时干几天……”
孙翔不知道自己被黄少天这仿佛随便唠唠家常的姿态骗了,这滑头心里小本本记上了孙翔的信息。
“西南大学这几年发展不错,那欧式古典庭院装修上次综艺真人秀还去取景了是吧,你知道不就在大学城里。”
“我们学校,我知道。”孙翔视线往地上移,心不在焉地挠了挠眉毛。
“那熟人了,我们公司一个实习生也刚西南大学毕业,不是你学弟就是你学长,老爱吹那次见到的明星,以为我们这些老古板不认识,那什么淋更新黄子桃。”
“呵呵呵。”
孙翔实在是无能为力露出了不会聊天的干笑,想走又不知道为什么走不出黄少天的视线范围,好像被锁定住了一样,面对黄少天那副亲切样子,脸皮薄得不敢不告而别。
“哎呀你还有工作吧,多聊了两句,本来还说要请你喝咖啡的,那要不下次,相逢即是缘分嘛,我名片。”
黄少天把写着自己私人电话的名片放到孙翔手上,不容孙翔多想或拒绝,露出纯度八十不打折的表情,蒙骗过蠢萌的外卖小哥。

“天气这么热,以后来这栋楼送外卖可以到这儿歇歇脚,五楼很凉快。”黄少天边往休息室内走边絮絮叨叨,孙翔愣了一下抬头,他又正好回头,冲孙翔电力十足地笑了一下。

“那谢谢了。”

孙翔也不好意思立马粗鲁对待这张名片,冲回头的黄少露出点礼貌笑容,把名片塞到裤子包包里,一脸莫名其妙地转头,边走边想黄少天的神奇,表情五官越来越往拧巴去。

这人怎么能做到这么多话?

这么多话这么烦!

孙翔想到这一单超时,就沮丧地扁起了嘴,去楼下骑自己的小电瓶,带上沉重闷热的头盔,心情糟糕地又接了一单,为了自己的零花而继续努力。

评论(22)
热度(147)

© 草莓乳飲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