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头像查看高清川渝第一总攻代虎虎哥玉照

【叶翔】赌场paro接龙2

前接舟舟条漫
http://19980104.lofter.com/post/1d000fcb_122d54d9

♪讲的是相声吼

孙翔爬过床去够叶修的烟盒,压得叶修够呛一个闷哼气儿都不出了。
孙少爷嘴里叼着一根烟,又上半身趴下床去扒拉叶修的裤衩子,翻打火机,嘴里还不免念叨着叶修进房猴急裤衩子都甩飞了,大高个彻底把叶修压得翘辫子。
大概他忘了自己当时抓着叶修衬衫撕用烂极的吻技给叶修洗脸的狂野姿态。
叶修这时一想到他和孙翔的初见,这小鬼一副高姿态被人众星拱月捧到他面前来教训他,他是真的觉得可笑。
特别是当时那派头十足的小鬼现在焉巴巴地趴在他床边翘着屁股说屁股痛让叶修滚去买药的反差,让他不知是无奈还是只单纯和他呆着就想笑笑。
虽然个子高高大大站起来能挡住人灯光,可是眼角眉梢都是稚嫩气,这样的一个少爷,穿着漂亮的衬衫,打着领带,衣角扎进裤腰又穿一件显屁股的裤子,又精干又成人倒像哪儿的公司实习生,透着一股子嫩,让他想调侃这位少爷是不是那个“少爷”。
特别是还高傲地替他甩手掌柜哥哥来下马威,居高临下地问:“你是叶修?”像是只要挠人的缅因猫。
叶修来这赌场,是来会会赌场的老板孙哲平的,他认为自己可不算砸场子,最多是给老朋友开个玩笑。
孙哲平这厮没来,来了个“孙二少”,不笑的样子好似尊请不起的大神,见他叼着烟还嫌弃得扇了扇烟雾,捂住鼻子。
真是精贵。
叶修脸上笑着,心里满是不在乎。
小孩不知道是不是电影看多了,上了赌桌,和身边的黑西装说了两句悄悄话,来了一个荷官和一个侍者,那侍者端来一个银盘子,里面放着一摞筹码。
这……
叶修把玩着手里轻重不一的筹码心里失笑,笑他行头足,也笑孙翔还真有那么一点电影男主角的感觉。
这位孙二少招手让荷官过去,荷官才站到赌桌中央位置,熟练地洗牌。
“这位叶先生今次准备和我玩什么?”孙翔手交叠支着下巴,说完眼睛瞟着叶修衬衫解了两颗扣子的浪荡样子,眼神在那片肌肤上打滑一下,又去看叶修手里的烟。
“我选?”叶修喉咙里似是嗤了一下,弹了弹烟杆,灰白的烟灰掉在烟灰缸边,果然抬头就对上了孙翔皱着眉不悦的神情。
“叶先生是客,我们赌场常说宾至如归宾至如归,”孙翔说完眼睛眯了眯,露出慎重的表情:“你来选,也免得等会儿输光了又怪牌桌子上我自家人出千耍赖。”
叶修无所谓,把指间翻转的筹码放到桌子上,随口说道。
“你擅长什么?”
孙翔笑了起来,瞧着一点也不像赌场的散客老油子,样貌倒像来赌场玩玩的学生游客:“我擅长百家乐。”
“那正好,我不擅长,我擅长梭哈,我们来几把梭哈如何?”
孙翔哽了一下,反问道:“你有多少筹码?”
“只有五百万,刚刚赢了一百多万,不胜感激贵赌场的气运。”
“我这里也是五百万,既然这样,来看看我们谁能赢光对方的筹码吧。”
“只是筹码?没有点别的要来赌一赌的?”
叶修像是只狐狸单手撑住脸,直视着孙翔的双眼,目光中透着狡黠。
“赌什么?我孙翔输得起。”
……
那掷声震地的“我输得起”大概已经算是小孩的黑历史了,上次叶修那么调侃一下,小鬼翻身坐在他腰上,用腿快把他要夹断成两截了。
可是遇到这样屁事多的my pace小鬼,似乎谁都想揉揉他欺负他,就跟逗猫招狗一样的道理。
话糙理不糙话糙理不糙,叶修嘴皮子痒痒总要突突小孩两句,小孩却是个不会说垃圾话的乖宝宝少爷,翻来覆去几句“我靠”“放屁”一点威胁力都没有,气得脖子粗脚跺碎了头发掉,估计要找他哥去了。
那位孙大少叶修暂且不敢正面对上,毕竟拐了这位宝贝儿二少,在他长兄面前总得矮了一头,不论怎样都毫无胜算。
这不叶修只能回去哄宝贝儿二少。
说孙翔他小孩,还真不是乱说,本来年纪也就是个学生仔而已,只不过偏偏对赌场很感兴趣家里比较反对,才离家出走来他哥这里避难。
平日性格想必也可见一斑。
当然也不能对他说教离家出走,至少要用“出门闯荡”来镀镀金。
不过是看起来难哄其实很好哄的小鬼。
叶修深谙哄小屁孩十招,翻身起床给小鬼买马应龙去,出门以前和其争抢了半天被子,再三保证只是看看伤口,才欣赏到他孙二少的小菊花,可怜巴巴的还没合拢有点软软的,周围看着有点红肿。
不是什么大问题,叶修这么想。

剩下的相声见评论♡

艾特下一位有缘人 @為虎添翼TigerLing  
希望虎子跟我一起搞搞事嘻嘻

评论(31)
热度(174)

© 草莓乳飲料 | Powered by LOFTER